• <legend id="aguqg"></legend>
  • <strong id="aguqg"></strong>
    我的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    沃土根深花自繁 | 記《戰友之歌》發表45周年

    頭圖.jpg


    2b895d6ec2ca2b060ea937c01b210f0.jpg



    一部優秀的文藝作品,她的出現絕非偶然,就像繁花一樣,她開在沃土,有陽光雨露的滋養。同樣,《戰友之歌》的問世也是有一個漫長的孕育過程,她得益于作者長期的積累,哪有偶然提筆就成名的道理!


    我出生在“中國詩鄉”貴州綏陽的杜家堰坎古庭院,與共和國同齡。


    我人生發表的第一首詩《我們熱愛解放軍》(見《新綏陽報》1968年8月1日)就用了杜奇的筆名。杜奇這個名字是我讀初中時取的,原由有三:一是我生下來就長有牙齒;二是我食指比無名指長;三是我立志要像我高祖父杜燦芳(清朝舉人)那樣,做一個杜家奇人。大約從初中二年級起我就開始寫詩、拉二胡、習作曲。1968年10月上山下鄉(回鄉)后,我在《貴州日報》首次發表詩作《毛主席最新指示來到村》備受鼓舞。


    1713402797775188_a.jpg


    1969年12月我參軍來到貴州省軍區獨立師,四個月后我在昆明軍區國防戰士報用筆名一次就發表了3首詩(見《國防戰士》1970年4月1日),引起重視。我當過警衛員、文書、班長、通訊報道員、炊事員等。1972年我寫的兩首詩《軍鍋》《爐火》被貴州人民出版社《工農兵詩選》刊用,并獲好評,后收入《貴州三十年新詩選》。就在這時,中央民族學院(現中央民族大學)田聯韜教授來貴州招收一名作曲新生我被錄取,帶著首長和戰友們的囑托我進入中央民族學院藝術系作曲班學習。那幾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,我們“在毛主席身邊上大學”,還多次見過敬愛的周總理。我們學校常同原北京軍區戰友歌舞團一起演出,從那時起“戰友”二字就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里,我也不停地在《??飞习l表詩歌,曾有一度領導想讓我轉學到北京大學中文系學習,但我的恩師田聯韜教授不同意。


    1713402823618658_a.jpg 

    1713402836189034_a.jpg


    大學期間,我們師生曾去天津塘沽船廠,內蒙古科爾沁草原,西藏山南牧區等地“開門辦學”,收集民歌,廣泛吸取各民族音樂的營養。大學畢業時我自愿放棄留校任教的機會,毅然回到老部隊,在貴州省軍區文藝宣傳隊任創作組組長,成為一名專業作曲者。那時創作組就我和劉苗鑫兩人,一個干部,一個戰士,他高中畢業,我比他大5歲。我常帶著他到部隊執勤點深入生活,走苗鄉到侗寨,一起參加地方的活動,就連我談戀愛也把他帶在身邊。我還是他的入黨介紹人呢!1977年我構思創作了一個雙人舞叫《戰友》,內容描寫的是一個班長和一個戰士的一天生活:“早上,他們倆人一起去河邊洗臉,他教他投彈、射擊。下午,他們倆一起去勞動。飯后,戰士給班長洗衣服。晚上,班長和戰士手捧紅寶書在路燈下學習?!边z憾的是我寫的這個舞蹈腳本沒有被通過。


    那時我的創作比較活躍,記得有一年《苗嶺歌聲》12期中就有6期刊登了我的歌曲。


    1978年春,《貴州青年》雜志向我約稿,于是我將雙人舞《戰友》的內容構思成一首《戰友之歌》。那天早晨,我把劉苗鑫叫到我的宿舍說:“劉苗(那時大家都這樣稱呼他),我們寫一首《戰友之歌》吧,用隊列歌曲的形式,不要長,就兩段詞,易記易唱?!蹦莻€年代都主張集體創作,人心也很單純,有時即使我寫的詞也會落上他人的名字。我叫他來執筆,并把我構思好的歌名、格式、內容詳細地告訴了他?;氐剿奚崴芸炀湍贸隽顺醺澹?/span>


    戰 友 之 歌

     

    年輕的士兵們親如兄弟,

    革命把大家召喚在一起。

    你來自邊疆,

    我來自內地,

    你來自山鄉,

    我來自工區。

    戰友,戰友,

    這親切而崇高的稱呼,

    匯聚了我們的鋼鐵集體。


    勇敢地保衛著社會主義,

    勝利靠大家共同去努力。

    你幫我補彈袋,

    我幫你洗軍衣,

    你幫我學文化,

    我幫你練射擊。

    戰友,戰友,

    這信任和團結的象征,

    凝透了我們的戰斗情誼。

     

    1713402925670757_a.jpg

     

    劉苗鑫起草的歌詞大體表達了我的構思,有朝氣,有感召力,也有一定基礎。于是我放在了一邊……


    記得那時貴州省軍區文藝宣傳隊已經解散,我被命令為“創作員”暫時保留在獨立一團。白天我下山“上班”,晚上我回宣傳隊住宿。就這樣,每天踏著腳步,看見一列列的戰士從身旁閃過,我在思考著《戰友之歌》該怎么來寫?


    我作曲有一個改變不了的習慣,總是詞曲并進,多數時間則是先有曲而后改詞填上,創作成功就得益于我有較深厚的文學底子,并將第三人稱轉換成第一人稱,這樣既親切又自豪,這一下子就形成了音樂的“動機”,使其節奏感產生了飛躍,激昂、輕快、親切,唱出了戰友之間無盡的情誼。


    我寫《戰友之歌》確實花費了不少心血,其間我分析了許多優秀歌曲,從改詞到譜曲整整用了一個多月。我在獨立一團那間空大而陰森的房子里,一個人一邊踏著節奏,一邊哼著旋律,靠一臺破舊的腳踏風琴完成了這首歌的創作。為了讓曲調出新,我大膽運用了羽調式來譜隊列歌曲,小調的旋律更加親切,能使隊列歌曲富有民族性,又抒情化。在主題音樂的選擇上我借鑒了內蒙古這首傳統民歌《紅旗歌》為素材,使其舒展開闊:


    1713402941114682_a.jpg

     

    因為在北京上大學期間我們曾到內蒙古“開門辦學”數月,同牧民同吃同住同勞動,收集了大量的民歌,也開闊了我青春的胸懷。


    《戰友之歌》譜完后,在歌詞署名時我把中學時用過的筆名杜奇落在了劉苗鑫之后?!稇鹩阎琛吠瓿捎?978年4月,最初我同時投稿給《苗嶺歌聲》和《解放軍歌曲》。


    有一次我在貴陽參加文藝座談會,把此歌拿給省歌舞團一位姓徐的名家指點,他說:“你這首歌曲一般化……”一天晚上,我又到《苗嶺歌聲》主編肖老師家,順便問一問歌曲的事,他說:“先放一放吧!”但我總覺得自己這首歌無論從題材上和旋律上都很不錯,于是6月份我又一次向《解放軍歌曲》投稿。


    那時我還是位青年作者,也沒什么名氣,只能聽天由命。一直到8月份,獨立師三團邀請我去為他們創作節目,我和戰士們吃住在一起。離開部隊的頭一天晚上,我把《戰友之歌》拿來教唱,第二天就回貴陽了。大約一周后,三團一位指導員氣喘吁吁地來到宣傳駐地螺螄山找我,第一句話就說:“杜編輯?。ㄋ@么稱呼),你不知道哦?你那首《戰友之歌》在我們全團傳開了,都快成了我們連的連歌了”!直到今天我還能清楚地回憶得起他那激動的面容。聽了他的這席話,我也坐不住了,于是趕緊第三次投稿給《解放軍歌曲》,并給編輯部附了一封自薦信,說《戰友之歌》如何如何受到戰士喜愛,希望能支持發表。


    其實之前我已經在各地刊物上發表過二十來首歌曲了,其中《我們是西藏新一代》被西藏歌舞團選作北京“全國會演節目”?!睹飨瘡脑奂亦l過》被中央民族學院選為聲樂教材?!缎腋O灿崅鬟吔繁桓璩疑蚣文玫绞锥既罕娐摎g晚會演唱?!洞蟾筛琛烦蔀橘F州人民廣播電臺“每周一歌”節目?!缎匮b總任務、戰備練兵忙》被《解放軍歌曲》發表。


    我在獨立一團沒呆多久,貴州省軍區得知我們要改編成武警,于是政治部領導趕緊把我調到省軍區文化處創作組。那時我們組有四人畫版畫的潘中亮,搞劇作的梁正貴,畫國畫的申根源,我是最年輕的一個。有一天剛到辦公室,潘中亮舉起《解放軍歌曲》雜志驚喜地向我揮了揮手說:“小杜快看,你的歌曲發表了,還登在封三的重要位置呢!《戰友之歌》這個命題真好!”


    1979年第一期《解放軍歌曲》發表后的歌詞是這樣: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戰 友 之 歌


    劉苗鑫、杜奇 詞

    杜興成   曲


    戰友戰友親如兄弟,

    革命把我們召喚在一起。

    你來自邊疆,

    他來自內地,

    我們都是人民的子弟。

    戰友,戰友!

    這親切的稱呼,

    這崇高的友誼,

    把我們結成一個鋼鐵集體。


    戰友戰友目標一致,

    革命把我們團結在一起。

    同訓練,同學習,

    同勞動,同休息, 

    同吃一鍋飯,同舉一桿旗。

    戰友,戰友!

    為祖國的榮譽,

    為人民的利益,

    我們要并肩戰斗奪取勝利。


    1713403039956998_a.jpg


    一個月后,我收到《解放軍歌曲》編輯部一封信——“杜興成同志:《戰友之歌》由海政歌舞團合唱隊演唱錄音并教唱,已于元月二十日‘解放軍生活’專題節目中播送,不知聽到否?最近收到《廣播電視節目報》第33期12日——17日作為此歌教唱,請注意屆時收聽,并轉告詞作者,特此函告!傅晶,一九七九年二月六日”。作曲家傅晶的這封信倒讓我激動了一番,因為那個年代電視機還沒有普及,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選作“每周一歌”很是不容易。我記得之前的那一期“每周一歌”教唱的是施光南的《祝酒歌》,而這一期就是《戰友之歌》。從周一到周六,每天上午一次下午一次,面向全國教唱,這自然影響很大。時間也湊巧,《戰友之歌》教唱完的最后一天(2月17日),祖國南疆的自衛反擊戰打響,官兵們正好唱著這支歌奔赴前線。

     

    1979年4月我和妻子旅行結婚到北京,母校的何金祥教授帶我們去傅晶家做客,傅老師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說:“你那首《戰友之歌》在部隊反響強烈呀!”他隨即遞給我一本第四期《解放軍歌曲》雜志,里面刊登有一篇歐波、華珍的《情真意深、曲調親切》——評《戰友之歌》。文章開頭寫道:“一首群眾歌曲,能讓人唱起來受到鼓舞和受教育,而且百唱不厭,余音不盡,是難能可貴的?!稇鹩阎琛肪褪菓鹗總儛鄢獝勐牭囊皇缀酶枨?,唱完或聽完后,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,并能使人回味一番?!焙髞砦也诺弥@篇近1500字的評論文章是原廣州軍區文化部的部長用筆名寫的。


    1980年3月,總政文化部向全軍推薦十二首歌曲,其中《戰友之歌》是官兵們最愛唱的一首;隨后,《解放軍報》《人民日報》以及軍內外幾十家報刊相繼轉載了這首歌?!稇鹩阎琛废群髽s獲總政文化部“優秀隊列歌曲獎”,貴州省文化創作一等獎,國家文化部、中國音協“全國第一屆音樂作品獎”和總政首屆“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藝獎”等。


    三十歲那年,我加入了中國音樂家協會。


    1983年,我登上人民大會堂的領獎臺,后又進入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深造。


    1985年我調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八一電影制片廠從事專業作曲直至退休。


    我一生中最值得慶幸的是為部隊創作出了這首《戰友之歌》,退伍軍人們這樣說:“《戰友之歌》已經滲透進了我們每一個人的骨髓和血液里?!蓖瑫r,這支歌還得到全國人民的認可并傳唱到國外……


    軍委原副主席遲浩田上將為我題詞:“戰友之歌,催人奮進!書敬軍旅作曲家杜興成同志”。應該說,這是對我一生創作生涯的最大褒獎!


    1713403062628072_a.jpg

     

    2024年3月18日于北京



    杜興成 :筆名杜奇,漢族,著名作曲家、作家。八一電影制片廠原音樂組組長。1949年生于貴州綏陽。1969年應征入伍,畢業于中央民族大學和中央音樂學院。主要音樂作品有《戰友之歌》《游子吟》《中國家園》《家風》以及鋼琴組曲《鄉夢》等。曾獲“全國第一屆音樂作品獎”和首屆“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藝獎”。為《馬賊的妻子》《東方巨響》等60余部影視劇(片)作曲配樂。另有文學作品發表于《詩刊》《散文》等。其代表作《戰友之歌》手稿和書法作品被列入“武警部隊博物館重要文物史料永久收藏”。


    文/杜興成

    編輯/黃若佩

    二審/姚曼

    三審/黃蔚


    国产福利91网在线观看,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免费免费,九九国产在线观看,在线人视频观看免费
  • <legend id="aguqg"></legend>
  • <strong id="aguqg"></strong>